[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
论坛社区精选发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博讯文坛(博客)更新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成了不法开发商洗钱的机器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投诉举报 主页

送交者: 剑客 于 北京时间 08/01/2008 () [累积56660分 给剑客发悄悄话]

主题: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成了不法开发商洗钱的机器

[投诉举报] 哈市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7.14口头裁定,是枉法裁定,是公然保护不法开发商利益的行为。强烈要求撤销!

另诉立案难,索要不立案的裁定更难,法院制造的执行难,是社会执行难问题的核心!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成了不法开发商洗钱的机器

(商法勾结制造的执行难与枉法裁定)


法院是惩恶扬善、平息社会矛盾的国家机器,然而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在不法开发商的撑控下却在做着惩善扬恶、制造社会矛盾的勾档,其已成了不法开发商洗钱的机器。

哈尔滨市建大建筑工程公司(简称建大公司)在法院多年的遭遇对上述定论能充分予以证明。

一、新来的省委书记推不动法院的执行

执行难是目前社会固疾,其成因各异。然而用公共权力打造的执行难是地道的人祸!全国人大代表勾结法院领导为申请执行人打造的执行难,让全社会忍无可忍!

被执行人哈尔滨兴得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兴得开发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冯燕是全国人大代表,其夫王云为该企业的副总经理是黑龙江省政协委员。妇夫俩用违法犯罪手段获取数亿元资财,但她们原始拖欠申请执行人建大公司伍佰多万元债务却恶意不还,并在政府各监管部门精心打造了逃债的防线(详见行政监管失职、渎职猖獗造成执行难)而哈尔滨市中级法院又是冯燕妇夫精心打造的大本营和后厨房,故成了执行障碍中的主碉堡。

    一九九五年该企业成立时,刚刚退下来的哈市人大常委会秘书长陈宜生摇身一变成了兴得开发公司的秘书长,进而,人大主任,法院院长们自然成了她们坐上的常客,大酒店中推杯换盏自然不用细说,更重要的是在冯燕妇夫建造的楼盘中,已有了他们居住的身影。

建大公司二00六年五月在哈市中级法院申请执行,法院批准立案,其案号是(2006)哈执字第221号。

二年多来申请执行人先后多次向法院提出多种执行方案的申请,但都被法院以不具备执行依据为由予以否掉。对于否掉的理由,申请执行人很有异议并多次提出,但法院不予理睬。申请执行人深深感到:法院不是在实现申请执行人的权益,而是千方百计在保护不法开发商的利益。

二00八年四月八日,我企业因哈市政府监管部门失职、渎职猖獗造成执行难的问题向新来的省委吉柄轩书记发出求助的信函,丝毫没敢提及法院。但吉书记阅后感到事件的严重性,并转批相关部门处理(法院),对此吉书记要其纠正错误,依法办理!并合理解决百姓问题的用意不言自明!但法院至今不得其解。

省委书记的关注,使案件出现转机,五月初执行局成立的该案审查小组口头通知我们:“已认定该企业虚假资金注册的证据,准备有序执行被执行人股东的财产,并让申请执行人提供财产来源”。但事隔一段时间,法院高层突然介入,又过一段时间风云突变。二00八年七月十四日,哈市中级法院审判委员会,口头对(2006)哈执字第221号案下达裁定:“执行法律无能力执行该案,应另行起诉。对此裁定不下达书面文件。”(该段时间被执行人与法院领导多次接触)

该裁定违背了法律的原则并与案件事实严重不符。事实上,并没有那个具体案件领导明确告诉过不许执行,更主要的,还是没有穷尽各种执行手段,是工作能动性没有得到有效调动。(摘自2008年4月16日人民法院报第一版)该案不是执行法律无能力执行,而是法院恶意不给执行。

被执行人在企业经营中违法犯罪猖獗,将公司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滥用到极至,这些为执行认定工作提供了极大的方便,而以执行法律无能力为由实在荒唐;该企业转移财产集中、去向分明、界定的法律依据充分;该企业的财务帐册离奇失火烧毁为执行工作带来了难得机遇;申请执行人向法院递交了10个执行提案,都具有事实和法律的依据,但法院审判委员会暗箱操做,作出不执行裁定大失公平,也亵渎了法律的权威。

该案不是法律不能,也不是执行穷尽的问题,而是法院蓄意不作为的实质。

兴得开发公司与市法院领导人的特殊关系是法院上上下下与哈市居民都知道的事,这是一起被执行人与法院腐败领导相勾结,滥用权力为申请执行人制造的执行难。

一年多来,申请执行人在基层法院多次申请再诉立案,但都予以拒绝:理由一致认为是执行环节不作为不予立案。

申请执行人多次与有错误的政府行政监管部门寻求问题的解决,大家都承认本部门存有一定错误,但是法院不牵头无法解决。有些部门还主动想与法院勾通,但却遭到法院的拒绝。

最高院《关于依法严肃查处拒不执行判决、裁定和暴力抗拒法院执行犯罪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对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的行为人涉嫌犯罪的,应当将案件依法移送为行为发生地的公安机关立案侦查。申请执行人对此多次提出请求,但法院没有作为。

(2006)哈执字221号案:市法院不执行,也不下裁定。申请执行人再诉,基层法院不予立案。申请执行人伍佰多万元债权,在对方有执行能力的情况成了法律的白条。

此案不是偶然:八年前申请执行人已有此遭遇,如今是旧法院故伎重演。让我们翻开二000年法院卷宗,看看同样的案例。

二、超审限六倍的(1999)哈民一初字第10号裁定书

建大公司是一小型盈利企业。上世纪九十年代由于建设开发市场无序,造成多家私企开发商拖欠仟万元工程款,而使经营资金链条断裂,造成企业进入破产。

依据法律对审限的规定,建大公司走诉讼道路,应在10个月后进入欠款的执行程序,应是解除困境企业获取资金的最佳渠道。因为债务人都有完全的执行能力。但是怎么也没想到法律规定的却在法院成不了方圆。

建大公司与哈尔滨远东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远东开发公司)申请施工合同仲裁一案,哈尔滨仲裁委员会按约定没有超过6个月,于一九九八年十月二十五日下达(1998)哈仲裁字第36号裁决书。

远东开发公司不服,于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十六日向哈市中级法院申请撤销。

仲裁法第60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在受理撤销裁决申请之日起2个月内做出撤销裁定,或驳回申请裁定。

若案件有特殊情况需要延长的由本院院长批准,但时间最多不能超过一个月。

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于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在哈尔滨日报对全市公民承诺:“对未经批准而超审限的案件,一律以程序违法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发了报道。

但该案经一九九九年一月十五日与三月一日两次庭审后,没有任何理由拖至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方做出(1999)哈民一初字第10号终审民事裁定书,超审限10个月时间是法律规定的六倍。企业按审限规定获取资金的计划由于法院的程序违法而破灭,因此造成困境中的企业继续生存的希望陷入渺茫。

三、枉法的(2001)哈执字第49号民事裁定书

建大公司依据生效的(1998)哈仲裁字第36号裁决书,于二000年一月三日第二次向哈市中级法院申请执行。

远东开发公司具有几亿资产,履行218万债务,对其企业经营不伤皮毛,但其不仅拒绝还债,还勾结法院相关领导为执行设置了重重障碍,并将自己开的大酒店变成了“哈尔滨的厦门小红楼”,几乎天天招待哈中院为其效力的法官。远东开发公司总经理张滨祥公然恶狠狠的叫嚣:“我把你建大公司的钱全部扔给法院,保证法院不再给你执行”。(此话十分应验)

办案法官开始对该案没有任何理由的拖而不执,然后又以被执行人有异议为由对案件重新审理。于是“终审裁定重新审、执行法官变判官”的局面在执行程序贯穿到案件最终。

在案件重新审理过程中,法院办案人肆意违法:被执行人举证不能,法院为其向省建设厅索取证据,省建设厅拒绝法院的无理要求,法院在举证不能的情况逼申请执行人向省建设厅索证!

建大公司对法院为开发商的利益肆意违法行为向法院院长多次上访,但没有任何效果。

由于法院的腐败引发建大公司职工大规模的上访,对此,黑龙江省人大、省高院,哈尔滨市人大、市委、市政法委等都明确地下达了督办文件;哈尔滨电视台、黑龙江生活报、远东导报对法院违法行为相继给予揭露和报道。

二00一年五月八日,黑龙江生活报“讨债马位松拖垮一公司”报道后,在社会产生了强烈反响,为此法院调离了执行庭副庭长,但他们迫于各方面压力,在建大公司获取黑龙江省建设厅黑建造价函[2001]第45号对该工程认定的复函前10天,利用手中权力走上对抗法律的道路,于六月十三日抛出了(2001)哈执字第49号民事裁定书,宣布对(1998)哈仲裁第36号裁决书本院不予执行。远东开发公司218万元欠款经法院执行权力的环节得以洗钱。

四、商法勾结欲将债务变债权

对于(2001)哈执字第49号裁定,建大公司对此不服上访于黑龙江省高级法院:要求立案申请撤销错误裁定,省高院经审查批准立案。

此时,二00一年十月十二日,远东开发公司以“合同纠纷、建大公司侵权应赔偿”为由,在哈中级法院申请立案,哈尔滨市中级法院违法批准立案。于是出现了:合同纠纷同一案,两级法院同审的司法奇观。

该案二00二年一月十六日开庭审理,二00二年五月八日进行第二次庭审。主审法官公然宣称:“建大公司的法律文件已全部无效,我合议庭就按远东开发公司的诉求判决”。

哈建大公司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五款与《人民法院审判人员违法审判责任追究办法》第2.5.8条的规定,请求法院中止案件诉讼,但未果。

面对远东开发公司勾结法院,想用法院的公权欲将债务变成债权的恶意迫害,建大公司多次上访市法院领导,及市、省政府的相关部门,但均未得到解决。

二00二年四月二十二日,建大公司到最高法院上访,对此,最高法院明确指出:“哈尔滨远东房地产开发公司诉哈建大建筑工程公司合同纠纷案,因省高院已经立案,你院不应再审”。但最高法院的定论没有终止哈市中级法院的审理,而是二00二年十二月二十五日黑龙江省高级法院(2001)执监字第44号执行裁定书结束了一切。

让我们看看省高院的最后结论:“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以被执行人远东公司提供了不予执行的相关证据为由裁定不予执行该仲裁裁决书。经本院审查,未发现相关证据。故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作出的(2001)哈执字第49号民事裁定书缺乏必要的证据和事实根据,依法应予撤销”。

二00一年十一月七日哈尔滨日报登出最高法院出台的新规定“法官枉法、院长辞职”的报道。哈尔滨市中级法院(2001)哈执字第49号裁定书是重大渎职行为。但后来发生的却是:院长当上市人大副主任,执行庭长当上了执行局的政委,副庭长升为庭长。

五、枉法的(1998)哈民一初字第27号民事裁定书。

  一九九七年哈尔滨龙建城镇建筑安装工程公司,依据滨江楼盘的项目建设施工合同向哈尔滨仲裁委员会申请建设施工合同仲裁,最后获取了【(1997)哈仲裁字第7号裁决书】。而建大公司在同一楼盘依据同样的合同约定,也在哈尔滨仲裁委员会立案申请合同仲裁,但兴得开发公司以仲裁异议为由向哈市中级法院申请撤销。

哈市中级法院没有经过庭审下达了(1998)哈民一初字第27号民事裁定书。该裁定故意错误认定合同签订时间的事实(相关证据)剥夺了受害当事人合法仲裁权,对此建大公司多次上访,省高级法院也下件督办,但此案至今未获得公证。

六、一案六审、落差巨大、终审洗掉126万血汗钱

原告建大公司诉哈尔滨中南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南公司)和与其联营的哈尔滨滨海房地产开发联营公司(简称滨海公司)拖欠工程款十三年一案:从一九九九年八月至二OO六年八月,经哈尔滨市道里区法院三次审理,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二次审理,因法院的责任历经八年,该期间道里区法院虽作出过二次公正的判决,但最终哈市中级法院(2006)哈民一终字第839号民事判决却改判了公正的结果:将原告应得到201万元权益生效的缩减到75万元,严重侵害、剥夺了原告的合法权益。在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方面赤裸裸犯有原则错误。(详见再审申请书)原告提请再审,但(2006)哈民一监字通知却对错案视而不见予以驳回。如下是六次审理结果:

(1999)里经初字第1127号民事判决(一审)标的40.2万元;

(2005)里民再初字第20号民事判决(二审)标的201.7万元;

(2005)哈民一终字第2555号民事裁定(三审)发回重审;

(2006)里民再初字第29号民事判决(四审)标的201.7万元;

(2006)哈民一终字第839号民事判决(五审)标的75.7万元;

(2006)哈民一监字第517号驳回再审申请通知(六审)

     该案在一审、三审、五审、六审中有如下失职、渎职的事实:

    (1999)里经初字第1127号民事判决(一审)

     建大公司对此判决不服,上诉于哈尔滨市中级法院,但因1127号办案法官扣押了上诉材料而剥夺了我们合法的上诉权力(相关证据)

     (2005)哈民一终字第2555号民事判决(三审)

    此判决以原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为由,撤销(2005)里民再初字第20号民事判决,发回道里区法院重审。该判决存在如下问题:

    1、该次审理不知哪位院领导违反“免交上诉费”的规定而批准立案。办案法官在庭审后明确宣布:“限期一周内补交上诉费用,否则按撤诉处理”的决定,但结果却还是在没交费用的情况获得了法院的支持。(判决书证明)

    2、仅一次、约在四十分钟的庭审中,被告代理人一问三不知,说不清上诉理由和内容,没有证据无法进行指证、质证和辩论,更让人振惊的是:“上诉代理人突然走离上诉席位,向被上诉人索取资料,如此尴尬一幕让众人目瞪口呆!此举创造了庭审千古尴尬”!但判决却意外获得了法院的支持。

    3、该判决没有证据能证明:原审法院程序违法、原审法院实体审理有错误!该判决违反了民事诉讼法一百五十三条一款四项及相关法律规定。

    (2006)哈民一终字第839号民事判决(五审)

    上级法院应纠正下级法院的错误,而上级法院将下级法院三次正确认定的事实、二次正确的判决,枉法改判成错案,却十分罕见!

    该判决对道里区法院【(1999)里经初字第1127号(一审)与(2005)里民再初字第20号(二审)及(2006)里民再初字第29号(四审)】民事判决,三次对事实的认定和两次正确的判决枉法改判主要涉及如下问题:

    1、该办案人不顾被告已对该事实认可的证据(20号判决书6页),不顾认定事实的正据法则,不顾道里区法院三次对该事实的正确认定,将决算中甲方给乙方找红砖材料差价款(该证据证明的是乙方自购红砖的事实),故意颠倒是非,指鹿为马错误认定甲方给乙方拨付工程款的事实。

    2、该办案人故意用错误认定的事实和故意算术的错误将道里区法院二次按法律规定,双方约定合法计算、认定的109万元违约赔偿金数额减至40万余元。

    3、一九九六年二月六日,该工程竣工,甲方欠乙方工程款事实清楚,证据充分(1.957.619.37元+239.290.00元)并得到道里区法院三次判决确认。但该办案人权力滥用,颠倒黑白,竞以不欠工程款为由将道里区法院二次认定的事实与合法判定甲方应给乙方34万元的工人看护工资砍掉。

    对上述三方面问题,在递交法院材料中原告已多次表达清楚;在庭审法官询问或辩论中也多次明确说明:道里区法院三次对该事实正确相同的认定,两次正确相同结果的判决。其问题实质已足资证明。

    该办案人故意有悖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故意无视合法有效证据,故意违反认定事实的证据法则、恶意错误的适用法律、肆意侵害原告的合法权益”已构成公然用司法权力为违法开发商洗钱、乱作为的事实!执法者肆无忌惮的违法行为,让当事人十分恐怖、震惊、愤怒和忍无可忍!

    依据刑法三百九十九条第二款:“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的规定(2006)哈民一终字第839号办案人给我企业造成126万元的损失,其情节已构成特别严重的渎职罪。

   (2006)哈民一监字第517号民事裁定(六审)

    该通知是玩忽职守犯罪的铁证,如此离普的错案竞然获得了监审的支持!猫鼠关系变成利益链条上的两个环节,法官间勾结必有利益空间。

结束语:

在社会揭开建大公司在哈市中级法院的遭遇,其政治的负面影响极坏。我们不想揭故乡的伤疤,但哈市中级法院腐败势力的猖獗,将我们逼上绝路。

贿赂是不法开发商取胜天下的法宝,也是撑控法院的公开秘密。2005年10月10日当着省法院执行局法官及其他在场众人的面,兴得开发公司总裁冯燕女士曾在众人面前公开叫喊:“共产党太腐败,共产党的干部太黑,有一个算一个,都该枪毙”。这句令人震惊的话!

我们没有能力获取不法开发商贿赂的证据,但枉法裁定、判决应是其产物和结果。只要政府相关部门能负责任、认真予以追究,其罪行不难大白于天下。

(2001)哈执字第49号裁定的办案法官获取了记过处分,但其却大乎冤枉,因法院领导对此案的干予有批示的证据,其只是执行者,而真正责任人没有得到追究,仅将一个办案人当做替死鬼一了百了,感到很不公平。218万元的枉法裁定,其渎职罪、刑法399条界定的分明,但法院的罪犯们都在消遥法外……

此致



哈尔滨市建大建筑工程公司


剑客 最近发言:
  • 振聋发聩 ,痛彻心肺,催人泪下 难道现今世风真的堕落到如此地步?
  • 公款旅游死伤,却被当成是因公死伤!
  • 第二章 改革死了
  • 郑永年:是谁“瓜分”了中国的中央权力
  • 城管队员接受特警训练,打谁呢?zt
  • 若不想象墨西哥一样失败,请中国远离“国际化精英" zt
  • 澳大利亚记者协会:柏林奥运会以来 京奥管制最严厉
  • 美国众议院419比1通过“中国奥运会人权决议案”
  • 1943年蒋夫人向美众院演说全文(严重推荐)
  • 历史上十大疑案(转)





  •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是否原创?
    图片宽度 (为了图片显示美观易看)
    关键词: (关键词会和以前发言的标题对比,帮助连接11条相关文章) 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投诉举报 主页
    博讯热点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