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
论坛社区精选发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博讯文坛(博客)更新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阁下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投诉举报 主页

送交者: 2014lihongmei 于 北京时间 03/30/2014 ()

主题: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阁下

[投诉举报] 尊敬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阁下
您好!
现就我和父亲各自依法在国务院信访接待室、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等信访部门正常信访,在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的情况下,被河南省宁陵县公检法和商丘市中级法院等公然违背事实和《刑法》及其基本原则赤裸裸地编造“共同犯罪”假案来报复,迫害和依法律程序申诉维权险阻重重,至今未果一事,再次向您如实反映,希望能得到您的关注和正义支持。
2008年在未到退休年龄的情况下宁陵县教体局等部门非法报批我父亲退休,我父亲因此多次向宁陵县政府教体局、人事局等依法信访,但均得不到登记、受理、或《信访条例》规定的书面答复,且还受到跟踪、威胁、恐吓,我父亲被迫到国务院信访接待室依法申诉后才得到解决。
由于我作为原告人的邱某故意伤害案宁陵县法院于2002年在宁陵县看守所非法不公开审理后一直不下判决,多年来一再向审判长李豫要求依法裁判均未果,2010年底听说宁陵县法院已私自编造了一份我与邱某之间的假协议以我“撤诉”的名义非法结了案,随后我多次向法院领导提出查阅、复印案卷材料,但均遭拒绝。2011年3月我就邱某故意伤害案等宁陵县法院枉法办理的两案到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室等部门,对宁陵县法院和责任法官提出申诉和控告,同时接受我父亲的委托就华堡乡政府拖欠我父亲22个工资问题向国务院信访接待室提出申诉。3月4日华堡乡政府补发了拖欠我父亲的22个月工资。
2011年3月15日我在国务院信访接待室等对宁陵县法院和责任法官提出申诉和控告时,宁陵县公安局的王效贞、董辉等联系其他截访人员,他们共十人左右把我撕打到车上,拉到宁陵县看守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刑事拘留,同日又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我父亲刑事拘留。自此各司法机关开始了公然直接以我和父亲各自的依法申诉与控告的维权行为作为犯罪姿意滥造假案的疯狂践法过程。
根据所谓的“案情”,我父亲向其提出申诉的国务院信访接待室所在地北京市丰台区这个信访地即为“犯罪地”,而司法机关又把我控告宁陵县信访行为一并作为犯罪情节枉法追诉,因此,依法本案只能由北京市丰台区司法机关管辖,但宁陵县检察院和法院对我先后三次提出的管辖异议均不作审查答复,非法强行管辖,而其所谓的“诉讼”过程完全被以公然全程践法假造所取代!
各司法机关串通宁陵县看守所及其民警梁涛、赵玉先、张礼伟等,利用杀人犯及其他在押人犯或直接对我和父亲刑讯逼供、逼骗假供、编造假证、剥夺诉讼权利和折磨迫害;整个诉讼过程中各司法机关完全剥夺我的举证权、辩论权等,始终禁止我作无罪辩护;整个案卷和裁判的内容均是各司法机关在法定诉讼程序缺失或扭曲后的胡编滥造,或者甚至是在法定诉讼程序过后非法编造并强行折换或加入。现仅就司法机关令人震惊的极端践法行为向您作一概述,更详细节请您关注《中国法律和人权的血泪还要流多久》?等材料。
(一)宁陵县公安局侦查员张胜等利用我父亲眼患白内瘴和不懂法,以在为我父亲办释放手续、假读笔录和刑讯等手段先后三次欺骗、逼迫我父亲在他们事先备好的假讯问笔录上签名,随后张胜等又公然违背事实地硬说对我也是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的,并以我和父亲共同涉嫌敲诈勒索罪报批了逮捕,这可调取我涉嫌敲诈勒索罪的拘留证存根证实;(二)2011年3月16日我母亲到宁陵县公安局找张胜问我和父亲的下落;张胜把我母亲拉到他那辆车上并强行拿住我母亲的手在他们事先备好的假证言笔录上按了指印;(三)赵玉先一再以各司法机关不依法办案的事实让我认清“法律治民不治官”的所谓“黑暗现实”,他多次对我“做工作”说,“只有办案单位说黑的就是黑的,说白的就是白的”才能“得到办案单位的同情”而“早点出去”,否则便是“以卵击石”,他曾指着看守所粘着白瓷片的墙进一步解释说,“如果办案单位说这墙是黑的,你就得说是黑的!”他还说,上访虽然不是犯罪,但上访就是跟政府斗,上访人就像以前的政治犯,以法律是抗争不过公检法的,说有个上访人在宁陵县看守所还被折磨得双目失明,每隔一段时间赵玉先都会问我“想通了没有”;为了使我放弃以法律抗争并屈从于司法机关把依法正常信访行为“认罪”,看守所所长梁涛还曾把我提押出监室以中国是共产党执政的一党制对我“做工作”;(四)2011年8月25日宁陵县法院出示的法庭笔录对于我当庭再次提出的管辖异议没有记录,对庭审过程作虚假记录,且拒绝给予补充和纠正,因此我和父亲都拒绝了签名, 2011年10月7日送达的宁陵县法院作出的(2011)宁刑初字第72号判决书是胡编滥造,它不但与起诉书和8月25日出示伪法庭笔录保持高度一致,而且还公然违背事实地在控方的证据中非法加入公诉人庭审中,没有出示的十多份后期编造的伪书证;判决还非法以“庭审中拒不认罪”对我们“从重处罚”,公然直接非法否定我们在庭审中有《刑事诉讼法》明文规定的辩护权;(五)我和父亲上诉后,2012年元月6日商丘市中级法院在宁陵县法院开庭,但在宣布开庭后不久便闪电般地非法终止了庭审,事实上直接取消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和“当事人最后陈述”这些庭审必有的全部法定庭审程序(有证人和录音证实),后直到送达终审裁定也没有提出让我和父亲在任何样式的“法庭笔录”上签名;(六)2012年2月8日送达的商丘市中级法院作出的(2011)商刑终字第213号裁定书更是疯狂胡编滥造,其中,我仅能通过上诉状和辩护人的辩护词(我和父亲及辩护人在上诉状和辩护词的每一页的页码处都按了指印)进入案卷的无罪辩护理由等在此裁定书中也被法院以分别编造的几十个字的虚假内容所取代;一审判决书以调取我父亲的户籍证明来证实我父亲是1951年出生,这是符合最高人民法院的法(办)发[1988]6号司法解释中的公民的“出生时间以户籍证明为准”这一规定的,但为了非法胡搅蛮缠,二审(2011)商刑终字第213号裁定书却公然违背事实地说一审判决书是以公诉人未曾出示过的“证人李大肾、李大臣、刘济勋证言”“证明”我父亲是1947年出生的,可见,商丘市中级法院公然违背事实和法律滥造假案已达丧心病狂的程度!(七)因在看守所被折磨得极度虚弱,投牢时我父亲血压高压220、低压140,所以商丘监狱拒绝接收,2012年3月20日宁陵县公安局的洪峰、杜振奇到宁陵县看守所,以提审为名,拿出事先编造诬陷我的许多假讯问笔录材料,和所长梁涛一起对我父亲殴打、辱骂,逼迫我父亲签名,可见,本案虽已是所谓的“诉讼终结,但司法机关对我们刑讯逼供和非法折换本案卷宗材料或加入后期编造的假证来假造案卷的活动仍没有停止!”
我国《刑法》及其他法律均没有把信访(或者说上访)规定为犯罪,也没有把信访人提出的信访事项及诉求合法合理与否规定为犯罪,更没有把行政机关、部门办理信访事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合法合理与否规定为信访人的犯罪情节追究刑事责任(若%B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是否原创?
图片宽度 (为了图片显示美观易看)
关键词: (关键词会和以前发言的标题对比,帮助连接11条相关文章) 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投诉举报 主页
博讯热点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