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坛社区精选发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博讯文坛(博客)更新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血泪的控诉!河南省宁陵县冤民李博振的申 诉 书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投诉举报 主页

送交者: 2011niansanyue 于 北京时间 10/20/2014 ()

主题:血泪的控诉!河南省宁陵县冤民李博振的申 诉 书

[投诉举报] 申 诉 书
申诉人:李博振,男,1975年11月出生,汉族,中国籍,法律本科学历,2007年获得中国司法部颁发的法律职业资格证书(A),住所地中国河南省商丘市宁陵县华堡乡唐庄村。
本申诉人李博振和父亲各自依法正常信访维权,在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的情况下,遭到中国司法机关公然违背事实和法律丧心病狂地捏造赤裸祼的极端冤假案来对我们报复和迫害;我们就宁陵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宁刑初字第72号判决和商丘市中级法院作出的(2011)商刑终字第213号裁定一再向相关国家机关提出了申诉,但穷尽了中国法律救济途径却至今未果,且我们还不断遭到威胁和迫害。现就提出申诉。
请求事项
接收本申诉,并提供正义舆论的支持,敦促中国政府及相关司法机关依法办理我们向其提出的申诉,将本案依法移送到中国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网络直播庭审过程,确保公开、公正、透明,依法纠正本案;若待中国政府批准其于1998年10月签署的《公民权利和政府权利国际公约》后本案仍未得到依法纠正,及时受理和办理本申诉,匡扶中国普通公民的生命权等基本法律权利和天理、正义。
事实与理由
我和父亲各自均是依法正常信访维权且没有其他任何违法违规行为的基本事实:
一、2008年未到退休年龄的情况下宁陵县教体局等部门非法报批我父亲退休,我父亲因此多次向宁陵县政府、教体局、人事局等依法信访,但均得不到登记或受理,也得不到《信访条例》规定的任何书面答复,且我父亲还受到跟踪和威胁。我父亲被迫到国务院信访接待室申诉,提出依法纠正被非法报批退休和“有关责任部门负担我依法维权的费用”等诉求,但宁陵县教体局指派华堡乡中心校,和宁陵县信访局驻北京办事处一道对我父亲截访、哄骗和恐吓,这严重拖延了我父亲依法在国务院信访接待室正常信访的进行。因2008年北京市政府正在筹备和举办奥运会,当地许多不正规。较便宜的旅馆、餐饮点都被政府部门查封或责令停止,后来至宁陵县教体局对我父亲提出的信访诉求作出支持决定时,我父亲在十分节省的情况下仅车旅费、食宿费仍花掉近两万元。
二、由于宁陵县法院对于我作为原告人的邱某故意伤害案于2002年在宁陵县看守所非法不公开开庭后一直不下判决,后审判长李豫提出以被告邱某给我500元人民币为条件让我撤诉,我坚决不同意。多年来一再向李豫要求下判决均未果。2010年底听说宁陵县法院已私自编造了一份我和邱某之间的假协议,以我撤诉的名义非法结了案,我多次找法院领导要求查阅、复印案卷材料,均被拒绝。2011年3月我就此案和另一宁陵县法院枉法裁判的民事案向最高人民法院和国务院的信访部门对宁陵县法院和责任法官提出申诉和控告,同时接受我父亲的委托就华堡乡政府拖欠我父亲22个月工资问题向国务院信访接待室提出申诉(依法此时的信访人仍是我父亲,我的法律地位是代理人)。3月4日华堡乡政府补发了拖欠我父亲的22个月工资。2011年3月15日我在国务院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信访部门就上述两案对宁陵法院和责任法官提出申诉和控告时,宁陵县公安局的王效贞和懂辉、宁陵县信访局的张方与华堡乡中学校长张现忠找到我,并联系其他截访人员,他们共十人左右将我撕打到一轿车上,拉到宁陵县看守所,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对我刑事拘留,同日又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对我父亲刑事拘留。自此,各司法机关开始了公然违背事实和刑法及其基本原则捏造赤裸裸的极端冤假案来疯狂地对我们报复和迫害。
根据所谓的“案情”,我父亲向其提出申诉的国务院信访接待室所在地北京市丰台区这个信访地即为“犯罪地”,因此,依法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对本案有法定的管辖权。因为我的信访是对宁陵县法院的控告,而司法机关又把我和父亲各自不同的信访行为公然违背事实真相捏造曲解成共同犯罪枉法追诉,这必然使本案与宁陵县法院之间存在极其严重的利害关系,因此,即使宁陵县法院因其他法定事由与丰台区人民法院同有对本案有管辖权的法院,依法宁陵县法院也应当回避,并将本案移送到丰台区人民法院审理。但是,宁陵县检察院和法院对于我先后三次提出的管辖异议均不作审查答复,非法强行管辖,而其所谓的“诉讼”过程也完全被各司法机关公然步步胡搅蛮缠和曲解捏造假案所取代!现仅就各司法机关令人震惊的践踏法律和人权的极端司法老赖行为简述如下:
一、宁陵县公安局串通宁陵县看守所胡编滥造假案的极端司法老赖行为有:(1)宁陵县公安局的侦查员张胜等利用我父亲眼患白肉瘴看不清字和不懂法,以在为我父亲办释放手绪为名骗取了我父亲在他们事先备好的假讯问笔录上签名和按指印;第二次提审时张胜等以我姐托他为我父亲办事为名,并装模做样地假“读”了一遍笔录,再次骗取我父亲在他们事先备好的假讯问笔录上签名和按指印;后张胜等利用在押人员或直接对我父亲刑讯逼供,并以我父亲只有顺从他们才能保住自己的工作等巧言令色,又一次逼迫和骗取我父亲在他们事先备好的假讯问笔录上签名和按指印;在骗取和逼迫我父亲在他们事先备好的假讯问笔录上签名和按指印后,宁陵县公安局就公然违背事实地硬说对我也是以涉嫌敲诈勒索罪刑事拘留的,并以我和父亲共同涉嫌敲诈勒索罪向宁陵县检察院报请了批准逮捕。(2)、2011年3月16日我母亲到宁陵县公安局找张胜打听我和父亲的下落,张胜把我母亲拉到他那辆黑色车上,强行拿住我母亲的手在他事先备好的假证言笔录上按了指印;2011年8月24日在庭审中当公诉人念到我母亲的那份违背事实的假证言时,我母亲气得大哭,要求出庭证明真相,但审判长郭俊梅不准许。(3)、2011年3月16日张胜等对我提审,但讯问笔录作虚假记录,且禁止我作无罪辩护,所以我拒绝在上面签名,看守所所长梁涛把我押回监室时指使副号长乔勇军纠集其他在押人员对我重殴,致使我前胸、左大腿等部位多处青紫,胸痛胸闷严重;不久管教民敬赵玉先又任命杀人嫌犯乔勇军为号长,对我进行更残无人道的身心摧残,在这种情况下,赵玉先一再对我“做工作”,让我认清法律治民不治官的社会现实,说“只有办案单位说黑的就是黑的,说白的就是白的”才能“得到办案单位的同情”而“早点出去”,他还曾指着看守所粘着白瓷片的墙进一步解释说,“如果办案单位说这墙是黑的,你就得说是黑的!”每隔一段时间,特别是司法人员每次对我提审前,赵玉先都会问我“想通了没有?”
二、宁陵县检察院胡编滥造假案的极端司法老赖行为有:(1)、2011年4月8日宁陵县检察院的杜林代表批捕科对我提审时,作的讯问笔录记录了我提出的管辖异议,但宁陵县检察院却不作审查答复,非法强行管辖。(2)2011年7月12日宁陵县检察院的杨永香等在对本案审查起诉提审时,对于我父亲提出的受到刑讯逼供和被骗取在假讯问笔录上签名按指印等情况不给记录,在对我作讯问笔录时,经据法力争才记录了我提出的我和父亲受到刑讯逼供、骗供和折磨等情况,并且讯问笔录已打印成表格样式,共两页,没有提供续页,已限制了内容和字数容量,杨永香以讯问笔录没有多余的空间可写为由非法剥夺了我作无罪辩护的权利。(3)尽管我提出的我和父亲受到刑讯逼供、骗供和折磨等情况已记入了讯问笔录,但是,后来宁陵县检察院作出的宁检刑诉[2011]57号起诉书显示,宁陵县检察院对宁陵县公安局的侦查活动是否合法没有做任何调查;且对于我因上述两司法案件对宁陵县法院和责任法官提出申诉和控告的信访事实只字不提,把我父亲的信访行为违背事实地强加到我身上,捏造出“被害人”华堡乡中心校,把我和父亲各自依法进行的正常信访和宁陵县教体局、华堡乡政府等行使职权办理我父亲提出的信访事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及对我父亲的非法截访活动,公然违背事实地胡搅蛮缠和捏造曲解成我和父亲的一个连续的共同敲诈勒索犯罪过程!
三、宁陵县法院胡编滥造假案的极端司法老赖行为有:(1)2011年7月22日宁陵县法院法官王振兴和书记员王蒙向我送达宁检刑诉[2011]57号起诉书时作的讯问笔录记录了我向宁陵县法院提出的管辖异议,随后宁陵县法院指使看守所民警赵玉先对我“做工作”让我撤回管辖异议,赵玉先恐吓我说,北京市的看守所比宁陵县看守所还要黑暗,在那里人生地不熟,案子转到北京后,北京市的看守所会把我折磨死在那里,但我坚决不同意撤回管辖异议。8月24日宁陵县法院在对管辖异议不作审查答复的情况下非法强行开庭,我当庭再次提出管辖异议,但法庭仍不作审查答复便非法继续了庭审,在庭审中法庭又非法剥夺了我的举证权和辩论权等法定诉讼权利。庭审中公诉人出示的二十多份“证据”绝大部分都是截访人员的伪证言笔录,且证人都不出庭质证,其中对于邱某故意伤害案,只需对案卷中的那份假协议和“裁判”的送达回证上的签名和指印进行鉴定来确认没有我的签名或指印,即可证实宁陵县法院私自编造我和邱某之间的假协议非法结案的事实,但公诉人却出示当时的审判长李豫的伪证言笔录来掩盖真相,而审判长郭俊梅又非法禁止我对李豫的伪证言进行质证。(2)2011年8月25日宁陵县法院的王振兴和王蒙到看守所提审室出示并要求我和父亲签名的法庭笔录,对我当庭提出的管辖异议没有记录,对庭审过程作虚假记录,且王蒙他们拒绝给予补充和纠正,所以我和父亲都拒绝了签名。(3)2011年10月7日宁陵县法院的王振兴到看守所我和父亲各自所在的监室门口向我们送达的(2011)宁刑初字第72号判决书,不但与起诉书和8月25日出示的伪法庭笔录保持高度一致,而且还公然违背事实地在控方的证据中非法添加公诉人在庭审中没有出示质证的十多份后期编造的假证(包括判决书中控方证据2、21、25、26、27、30、31、32、33、34、35);因我和父亲在庭审中依据刑事诉讼法为自己作了无罪辩护,此一审判决书就以“被告人庭审中拒不认罪”等为由对我们“从重”判处四年有期徒刑,这是宁陵县法院在对本案的量刑问题上公然在判决中丧心病狂地违背和践踏法律的又一铁的事实!
四、商丘市中级法院更加疯狂地胡编滥造假案的极端司法老赖行为有:(1)2011年10月17日我和父亲委托亲属通过宁陵县法院向商丘市中级法院递交了上诉状(我和父亲在各自上诉状每一页的页码处都按了指印)。2012年元月6日商丘市中级法院在宁陵县法院开庭,但在艰难的据法力争下我才陈述完补充上诉状的另六点上诉理由,我委托的辩护人我姐李红梅也宣读了辩护词(我姐李红梅在移交给商丘市中级法院的辩护词每一页的页码处都按了指印),随后审判长赵宇明在对我和父亲的上诉状中提出的申请商丘市中级法院调取证据及证人出庭作证等申请置之不理,不让我和父亲举证,不组织法庭辩论,不让我作最后陈述,也不让辩护人陈述最后辩护意见的情况下,让司法警察把我和父亲带回宁陵县看守所,闪电般地非法终止了庭审,事实上直接取消了“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当事人最后陈述”这些庭审必有的全部法定程序,结果使这次庭审没有任何审案过程或内容,徒有虚名!后直到送达二审裁定书商丘市中级法院也没有提出让我和父亲在任何样式的法庭笔录上签名。(2)2012年2月8日商丘市中级法院通过宁陵县法院在看守所提审室向我和父亲送达的(2011)商刑终字第213号裁定书更是极端疯狂地公然违背事实和法律肆意胡编滥造;a.在叙述我和父亲提出的上诉理由与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上,此二审裁定书以商丘市中级法院私自分别组织、编造的几十个字的虚假内容来取代我和父亲在上诉状中提出的上诉理由与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在关于宁陵县法院对本案的管辖权问题上,此二审裁定书对于我和父亲在各自上诉状中均明确提出的因我的信访是对宁陵县法院的控告而使本案与宁陵县法院之间存在极其严重的利害关系这一上诉理由只字不提,公然违背事实和法律硬说宁陵县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此二审裁定书中所谓的“对上诉人的上诉理由及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评判”及其他内容也丝毫没有涉及我和父亲提出的上诉理由与辩护人提出的辩护意见!b.(2011)宁刑初字第72号判决以调取我父亲的户籍证明来证实我父亲是1951年2月2日出生,这是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出台的法(办)发[1988]6号司法解释中公民的“出生时间以户籍证明为准”这一规定的,但为把我父亲提出的信访事项及诉求说成不合法,(2011)商刑终字第213号裁定公然违背事实地硬说(2011)宁刑初字第72号判决是以“证人李大肾、李大臣、刘济勋证言”证明我父亲是1947年出生的!可见,商丘市中级法院及相关办案司法人员的司法老赖行径更是远远超出了人们所能想像的极限!
五、本案在终结后司法老赖仍对案卷编造、拆换不止。2012年投牢时因我父亲病情严重,商丘监狱拒绝接收。2012年3月20日宁陵县公安局的洪峰、杜振奇到宁陵县看守所,以提审为名,拿出许多页事先编造好的诬陷我的假讯问笔录,和看守所所长梁涛一起对我父亲辱骂、殴打,逼迫我父亲签名。可见,本案虽然已是所谓的“诉讼”终结,但司法机关非法编造,拆换本案卷宗材料或向案卷非法加入后期编造的假证的活动仍在继续!
六、监督机关的极端司法老赖行为有:作为法律监督机关的宁陵县检察院及其驻宁陵县看守所监察室和商丘市检察院等,对于各司法机关等公然丧心病狂地胡编滥造本极端冤假案和对我和父亲进行残无人道的折磨迫害,不但公然拒不履行法律监督职责,依法发出纠正违法意见、依法立案惩处或对本案依法抗诉,而且还予以积极配合,甚至直接参与公然胡编滥造本极端冤假案和对我们的折磨迫害,这在本申诉书已输入网络空间的其他材料中都有所叙述。
各司法机关等不停地利用在押人员或直接对我和父亲进行身心摧残和折磨迫害,当然,其中有些同时也是对我们的刑讯逼供,我们的健康权和生存权也一直在不断地受到残无人道的非法侵害。
一、各司法机关等对我父亲摧残迫害的事实。(1)我父亲所在监室的管教民警张礼伟也是宁陵县看守所的狱医,2011年3月26日在给我父亲量血压时以我父亲的胳膊硬为由对我父亲打骂,一脚把我父亲踹倒在量血压的桌子东边,边打边骂;家人送的我父亲每天需服用的硝笨地平片、阿斯匹林、复明片、冠心苏合等药品,都被张礼伟扣留,不给我父亲服用;在看守所每人一天三顿饭共发5个小馒头,一次就可以吃完,又没有菜,完不成生产任务所里还要扣馒头,但我父亲用帐卡买的方便面等食品(高出市场价一倍多)却被张礼伟任命为号长及其打手的在押人员强占,向张礼伟反映时,他却示意号长他们对我父亲动手;张礼伟还指使被判处死刑的杀人犯梁重阳对我父亲打骂和折磨。(2)司法人员和张礼伟等人对我父亲的刑讯逼供和折磨迫害,使我父亲的视力越来越差,血压高压常处在200毫米汞柱以上,但亲属代我父亲先后向宁陵县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提出了以病重需及时就医为法定事由的取保侯审申请,却均不被审查答复;2011年10月宁陵法院作出(2011)宁刑初字第72号判决时也不依法对我父亲作出保外就医决定;在2011年10月17日递交的上诉状中我父亲又提出了取保侯审申请,但商丘市中级法院也是不作审查答复,延误着对我父亲的治疗。(3)至2012年投牢时,我父亲的血压高压达220毫米汞柱、低压达140毫米汞柱,身体极度虚弱,所以商丘监狱拒绝接收。
二、各司法机关等对我更是处心积虑地进行卑鄙、恶毒的摧残迫害。(1)2011年3月16日因我拒绝在侦查员张胜等作虚假记录的伪讯问笔录上签名,看守所所长梁涛就指使副号长乔勇军纠集其他在押人员对我重殴,致使我前胸、左大腿等部位多处青紫,胸痛胸闷严重,夜里一连几天盗汗如水洗。3月20日管教民警赵玉先又任命杀人犯乔勇军为号长,对我开始了更残无人道的身心摧残,时常对我辱骂辱打,扣减我的馒头,霸占我的帐卡和食品,安排我过度熬夜值班,所里下达的生产任务让我过度劳累干活,乔某曾不止一次恶毒 地对我发狠说:“我不折磨死你也折磨疯你!”但被打伤或有病向民警报告也得不到应有的诊查治疗,因此,我的病情迅速恶化,身体极度虚弱,站立几分钟胸闷气短等症状便会迅速加重。(2)亲属代我先后向宁陵县公安局、检察院和法院提出了以病重需及时诊疗为法定事由的取保侯审申请,均不被审查答复;2011年10月17日我通过上诉状附带向商丘市中级法院提出的取保侯审申请也没有被审查答复。(3)2012年元月6日在开庭前因胸闷气短严重,早博每分钟达数次或十次左右,我便向审判长赵宇明提出先到医院诊查治疗控制住病情后再开庭,但赵宇明不同意,并恶毒地说“(死了)可以司法赔偿!”(4)经亲属再三请求并由亲属向看守所预交一千元医疗费和车费(看守所距离县人民医院约两公里,因检查和取下心电图仪共驱车带我去了两次,扣留车费200元人民币)的情况下,所长梁涛和民警瞿狱医才带我到宁陵县人民医院外诊,但他们却和医院串通掩盖我的病情,其中动态心电图仪采用不正当安置,上方的两感应元件安置在贴近索骨位置,下方两感应元件安置在肚脐两侧稍上方 ______________的腹部。元月8日去医院取下心电图仪,在回看守所的路上梁涛传达了让我去郑州省医院做心脏造影检查的建议,但后来梁涛却一再以需要商丘市监管支队审批为由拒绝带我去省医院诊查治疗,并拒绝向我透露动态心电图仪的检查结果。
本案是中国司法机关公然抛开事实和法律,直接以我们依法行使申诉权利作为犯罪,并始终禁止和排斥我作无罪辩护的极端冤假案!这在中外司法案例中是绝无仅有的。受害人提出投诉请求的信访(或者说上访)也就是申诉,这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四十一条)和《信访条例》等均明文赋予我国公民的一项权利,因此,本案裁判对我父亲的信访行为“判处”刑罚,不但公然违背我父亲的信访的行为与敲诈勒索罪或寻衅滋事的构成要件根本不符的事实,而且还公然违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条“法律没有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刑”这一刑法原则规定。由上述各司法机关及办案人员公然违背事实和法律疯狂胡编滥造的极端司法老赖行为,显而易见,本案是中国司法机关公然全程彻底践踏法律和人权并全盘彻底胡编滥造案卷和裁判的极端冤假案!这是包括中国的“赵作海案”、“张辉、张高平叔侄案”、“呼格吉勒图案”、“李怀亮案”、“于英案”等在内的任何一件冤错案都不能与之相比的,在中外司法案例中,本案已足足成为司法机关公然赤祼祼地践踏法律和人权最疯狂、最彻底并远远超过民众所能想像极限的极端冤假案!
像这样一件极端冤假案,依中国法律应当对本案再审的法定事由比比偕是(现提供我父亲向中国最高人民检察院申诉时的申诉书具体说明),其中,拿出一审的(2011)宁刑初字第72号判决书即可作为新证据推翻二审的(2011)商刑终字第213号裁定,但是,我们依法对本案申诉维权却艰险重重,事实上,我们已穷尽了中国法律救济途径,至今未果,且还面临遭受更卑鄙更残无人道的报复和迫害。
一、我们依法对本案申诉艰险重重、冤上加冤的事实:(1)2012年我母亲到北京相关信访接待部门依法申诉为我和父亲讨公道,6月5日华堡乡党委副书记林伟和华堡乡派出所民警常中亮、张四川等共五人到北京我母亲租的住房处,把我母亲撕拖到车上,拉到华堡乡政府院内,由乡政府干部60人分成十班轮换值班看守,把我母亲非法拘禁了三个多月!(2)2012年 月我父亲委托亲属向商丘市中级法院提出了申诉,但后来商丘市中级法院作出的(2012)商立刑监字第26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同样是公然违背事实和法律胡编滥造,在关于本案的管辖问题上,此驳回申诉通知书和二审裁定书一样对我父亲在申诉书中提出的宁陵县法院因与本案存在极其严重的利害关系依法无权审理本案的事实避而不谈,非法硬说宁陵县法院对本案有管辖权;此驳回申诉通知书的其他评述内容也是丝毫没有涉及我父亲在申诉书中提出的再审理由,因此,它纯粹是商丘市中级法院根本不针对上诉理由而丧心病狂地胡编滥造的虚假驳回通知书。(3)2013年1月9日我父亲委托亲属向河南省高级法院提出了申诉,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七十五条的规定,河南省高级法院至迟应在2013年7月9日前对我父亲的申诉作出决定,但直到现在河南省高级法院仍拖延着不作出决定。(4)自2012年以来,我母亲和我姐李红梅等亲属一再向河南省检察院、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国务院、全国人大常委会等机关的信访部门依法提出申诉和控告,但至今未果。事实上,我们早已穷尽了中国法律救济途径,但纸面上公平正义的法律却并没有因为我们依法申诉而得到执行!
二、我们面临遭受更卑鄙更残无人道的报复和迫害的事实:(1)2014年4月14日下午宁陵县公安局的常中亮和王越等到周口监狱接见大厅门北旁的讯问室,以询问2011年3月15日宁陵县公安局都扣押了我哪些东西为名要求对我做询问笔录,当我提出看王越的证件时他却以已交给监狱门岗了为由拒绝出示,经我再三追问他才出示工作证,我见上面有“宁陵县”、“精神行业监督”、“检查证”等字样。近几年许多上访人都被政府部门以非法强行精神病化进行非法拘禁和迫害的事例我早有耳闻,因此,当时我已完全明白,王越他们是想在骗取我在询问笔录上签名后,通过非法添加违背事实的其他内容,把这个询问笔录改造成精神病患者筛查的询问笔录,企图在我出监后再以强行精神病化的卑鄙手段恶毒地对我非法拘禁和迫害!当地政府及司法机关决不愿我这个掌握法律和一些英语的法律人出监后揭露它们的罪恶和对本极端冤假案依法申诉维权。不久又有消息人士透露,宁陵县公安局在2014年4月14日之前曾往周口监狱打电话问我的刑期什么时间期满,待释放那一天就把我带走。(2)自2012年以来我姐李红梅一直依法向相关司法机关和信访部门为我和父亲申诉维权。为了躲避当地政府及司法机关利用户籍地在宁陵县非法胡搅蛮缠,以监用司法权或行政管理权进行迫害,我姐不得不把户籍迁移到了山西省。
天赋人权,它是与生俱来而专属于个人或群体本身的,而不是属于某个外部组织或甚至某个国家的私有财产,虽然人权受各国发展水平的制约,但一国法律所保障和代表的人权水平应当是这个国家当前所处历史阶段所应达到的人权水平。因此,对于本极端冤假案中这些司法老赖公然赤祼祼地疯狂践踏法律和人权的极端行为,天下人民都应当谴责和声讨之,匡扶中国法律权威和天理正义!
此 致
联合国人权委员会

申诉人:李博振
2014年7月21日

附:1、(2011)宁刑初字第72判决书复印件1份;
2、(2011)商刑终字第213号裁定书复印件1份;
3、宁检刑诉[2011]57号起诉书复印件1份;
4、(2012)商立刑监字第26号驳回申诉通知书复印件1份;
5、我和父亲的上诉状复印件各1份;
6、为李博振无罪辩护词复印件1份;
7、我父亲2012年向商丘市中级法院递交的申诉书复印件1份;
8、信访事项登记表复印件多份;
9、我父亲向省检察院递交的申诉书复印件1份;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是否原创?
图片宽度 (为了图片显示美观易看)
关键词: (关键词会和以前发言的标题对比,帮助连接11条相关文章) 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投诉举报 主页
博讯热点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