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坛社区精选发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博讯文坛(博客)更新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河南省宁陵县信访人李博振在周口监狱服刑时病情说明实况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投诉举报 主页

送交者: 中国河南奇案 于 北京时间 02/21/2015 ()

主题:河南省宁陵县信访人李博振在周口监狱服刑时病情说明实况

[投诉举报] 河南省宁陵县信访人李博振在周口监狱服刑时病情说明实况:
2011年2月17日我被送到周口监狱服刑后,胸闷心脏早搏、肌肉痉挛等症状相当严重,后一站一蹲心率会骤然变慢,胸闷骤然加重,并常因此出现早搏,多次去监狱医院看病,也都是在询问几句后开些常用的药了事,服用后也不见什么疗效;有时监狱医院会说我的这些症状都是正常现象,连药也不给用。
2012年9月3日下午我右脚踝关节突然不听使唤,走路时脚尖提不起来,脚前掌直拍地,右脚肌肉疲劳、酸、无力。9月4日以后我被迫用左脚踩机器干活。9月5日我通过三监区许海军区长向周口监狱递交了申诉书,9月6日许区长和朱狱长先后传我谈话,但对我在申诉书中提出的诉求对我外诊看病的问题上都没有给出肯定答复。过一段时间我右脚踝关节虽可屈伸了,但右脚疲劳、酸、无力等症状却有加重的趋势,稍有劳累各症状就明显加重。10月10日我去了监狱医院,并做了常规心电图,显示,RV5/SV1振幅:1.274/0.77mv,RV5+SV1振幅:2.045mv,RV6/SV2振幅:0.921/0.948mv,监狱医院的警官看后说:“呦,拉大了!”但又转而对我说“没有多大问题”,因和我同在303监舍的服刑人员张某发现我右小腿比左侧的细了一些,在陈述病情时我也提到了这一情况,柴主任看过我的两腿后说“不要多想”,在给我开的药中柴主任无缘无故地开有“七叶神安片”。当天服药后即感乏力,晚上睡觉时出现几阵眩晕,心率变慢,胸闷加重。10月11日向三监区犯医宋诺(服刑人员)反映后,他建议我停药。但停药后仍常出现眩晕,10月18日到超市购物时不能扭头看货架上的货物,否则便头晕目眩。
由于得不到实质性的诊查治疗,我病情日重,有时吸气说笑或干活摆动身体时也会出现早搏,稍动弹就心慌。2012年12月初在弯腰或者坐着时又常出现连续的早搏,但站舒展后也常可缓解和消失。嘴唇随心跳胀麻加重。虽然一次次去监狱医院均得不到任何有意义的诊查治疗,但除了去监狱医院之外我还能做什么呢!2012年12月6日我又一次去监狱医院看心脏方面的病症,但诊病的警官没等我把早搏、颈两侧血管等常发生疼痛等症状说完就打断我的话,问我是否咳嗽等几个问题,后即诊断为“上感”意为“上呼吸道感染”,避开了对我所述病症的诊断。2013年11月31日我到监狱医院看病,并抽取了化验肝功能的血液标本,我讲述了心脏早搏、多处血管发生疼痛等症状,但诊病的警官李新臣却说“不要多想”。2月8日肝功化验结果出来了,其中,谷氨酸转移酶的检验值为70.4u/L,超出正常参考值最高值21.4,谷丙转氨酶也稍高,我向诊病的警官曹主任同样讲述了自己胸闷、心脏早搏、肌肉痉挛、多处血管发生疼痛等症状,但曹主任却说我这是心脏神经官能症,意即我没有病,各种症状都是我的错觉。当时我就指出,我说的这些都是病的症状,其中心脏早搏是客观的,也不是人所能控制的,做动态心电图等均可查出,但曹主任他们根本不考虑这些,硬是在病历上将“诊断”结果写为“心脏神经官能症”,并说谷氨酰转移酶升高是熬夜所至,最终开了“七叶神安片”等几样药了事。可见,周口监狱以造假病历掩盖我严重病情的行径已明显。
2013年9月13日我心脏早搏等症状特别严重,因弯腰、坐、蹲等每天都不止一次发生连续的早搏,说话吸气或身体稍绷紧时也会发生早搏,多处血管常发生疼痛或刺痛,其中右大腿前侧静脉较重的疼痛持续了三四天,而我心脏早搏的表现是,心脏在跳动过程中出现好像被什么绊一下一样暂停一下,持续时间1秒左右,然后再继续跳动,因2010年在河南省人民医院做动态心电图检查的结果是房性早搏和室性早搏都有,所我也将这种症状说成早搏,但是这种早搏与传统医学上所说的早搏肯定不同,在周口监狱医院就诊和2013年5月在西华县人民医院就诊我都如上所述讲得很清楚,并都另行打比方说,就像一个水管,在水管里的水正常流动时有人在水管上踩了一下来阻断了一下水流一样。但监狱医院先前的行径使我在病痛的折磨中犹豫着。2013年4月10日我还是决定去了监狱医院,我只说了心脏发生连续的早搏这一症状,但监狱医院在病历上却写成“主诉:心慌;诊断:心脏神经官能症”,开了两样药了事。显然,这是苛意以编造假病历来掩盖我的病情,延误治疗。从监狱医院回来,刚走进车间大门内,三监区的犯医梁剑锋(服刑人员)对我说:“医防(方)说了,让你以后不要去(监狱)医院了,医院已给你诊断了,你这是‘心脏神经官能症’”。
经亲属多次与周口监狱交涉,且亲属也把周口监狱对我迫害的情况发到了网络空间,周口监狱才同意对我外诊。2013年5月13日至15日我娘和我姐来看望,接见时我再次提到自己身体病情十分严重的问题,负责监听的杨卫华区长曾插嘴透露,周口监狱长已批准对我外诊。因周口监狱拒绝将我写的申诉控告材料和诊病检查单据信息、病情症状说明等转给亲属,5月15日上午杨区长把我传到办公室,说我母亲情绪很激动,想见见我,问我接见时怎样说,并说监狱准备带我去外诊,如果去接见,耽误外诊,监狱将会再过几天才有时间带我去看病,当时我坚持在见见母亲。杨区长还曾提出,即使他带我去监狱医院要求做一些检查项目,监狱医院也不是一定会给他面子。5月16日杨区长提出带我去监狱医院看病到监狱医院后,在管教办公室门口碰到了诊病的警官卢岸举说明为我看病的来意,随后又把卢岸举叫到一边底声私语,之后,杨区长让我等在外面,他和卢岸举走进诊室并交谈了一阵子后把我叫了进去,杨区长提出让再给我做一次常规心电图检查,并说当时离上一次做心电图的时间已很长了,卢岸举作不同意状,并安排诊室的其中一位犯医(在监狱医院服刑的犯人)为我在病历本上开药方,卢岸举在审查病历上的药方并准备在上面签名时说用药重,所以对药方的用量又作了修改,最终给我开了两种调节心脏的药片了事。
2013年5月17日上午,杨区长又把我带到监狱医院,在诊室见到了监狱医院诊病的警官李新臣,我把自己胸闷、早搏、心率不齐和一站一蹲心率会骤然变慢,并伴随胸部十分不适,且会因此出现早搏,好长时间才能缓过来等症状及以前患病和治疗的经过又说了一遍,也提出了2010年我在河南省人民医院做动态心电图检查的结果是房性早搏和室性早搏都有等情况,但李新臣也和其他诊病的警官一样对我说“不要多想”,并反复几次对我说,“房性早搏和或室性早搏每分钟不超过五次都属于正常”,对我“做工作”,欲让我提出不去外诊,当时杨区长还提出5月13日到15日我娘和我姐来看望我时杨区长陪了她们三天。随后李新臣、杨区长、三监区警官刘建广和狱政科贾科长带我坐上监狱的司法警车去外诊,途中经过西华县人民医院北院区没有停车,直达西华县人民医院南院区。另外,在司法警车驶出周口监狱后不久,贾科长问我道:“杨区长对你不错吧?”2012年7月24日在监狱医院做血常规、血糖、常规心电图检查,2012年10月10日去监狱医院就诊并做常规心电图检查,2013年1月31日在监狱医院做肝功能检查,都是杨区长带我去做的;周口监狱第一次停止非法阻止我们依法申诉后,又多次为我转申诉材料,虽然他这些都是职务行为,虽然监狱医院根本不把检查出的问题写入病历,但杨区长也是做出了劳动,所以对于贾科长当着杨区的面提出的这一问题我表示了认可。
李新臣他们把我带到据他们说是给老干部诊病的老医生的诊室,我像在周口监狱一样向老医生陈述了自2006年患心动过速至目前自己心脏问题的症状变化及治疗情况,包括2010年注射阿奇霉素和加替沙星后出现的问题,听过后老医生又问了我几个问题,其中问我是否怕热或怕冷,我回答说,稍受凉就咳嗽得利害。但听过我陈述病情后那位老医生却故作姿态地转向李新臣他们迎合道:“我听着咋像心脏神经官能症?”但像早搏、心律不齐等症状都是客观的,且不是人所能控制的。如在监狱医院一样,我又一次提出这样的质疑和反驳。老医生说他没有因为我是服刑人员而另眼看待等,我随口回应说:“这我知道,学医先学德。”老医生低声“嗯”了一声,随后开出了常规心电图、彩超、动态心电图的检查申请单。
交过检查申请单费用后,李新臣他们把我带到了心电图室。首先给我做了常规心电图,但在医生坐在桌旁看着心电图提笔准备写检查报告时,李新臣却猛然急着催促我离开去做彩超,因当时已是上午11点多,在里间的另一位医生说:“医院马上就下班了,到下午再做吧。”“这是(省)劳改局批(准)的,(如果)下午再来还得劳改局再次批(准),”李新臣回应那位医生说,并仍急着催我离开,还说让杨区长一个人在那里,其他警官都出去。李新臣他们的异常举动使正准备写心电图检查报告的医生停住了笔。我知道,李新臣他们是清楚我病情的严重性的,所以他们担心在他们与医生串通好之前医生在我面前把心电图检出的真实病情写出来。现在我见医生已经觉察出异常,也就不留什么顾忌,就用质问的语气问他们道:“让医生写好检查结果再去不一样吗?”“连我也不相信了!”杨区长用生气的状态甩下这句话后便抽身踏出了心电图室,其他警官也随着走出心电图室,我只好随他们来到彩超室门口,李新臣带我走了进去,其他警官都在外面,这时做心电图的那位医生也紧随着奔到彩超室问怎么回事,门外有位警官便把彩超室的门关上了,所以也不知道贾科长、杨区长、刘建广他们对心电图室的医生都作了哪些交待。在彩超室,李新臣扒开吊单走进里间,过一阵子后把我叫进去做了彩超。之后,李新臣把我带出彩超室,并和贾科长、杨区长、刘建广一起再次把我带进心电图室。在里间的那位女医生没好气地嘟囔道:“警官对你们是太好了!”接着这位女医生给我安置了动态心电图仪,但最上方的两电子元件(LA,RA)分别安置在距离左右两索骨中间位置1.5厘米和1厘米处的位置;最下方两电子元件分别安置在距离最下方左右两肋骨1.5厘米和0.5厘米处的腹部位置,这和当时刚做的常规心电图及以前历次做常规心电图和动态心电图时的仪器的电子元件的安置位置都明显不同,十分异常。从二楼的心电图室出来,走西门下到一楼,在医院的院内我抗议性地对贾科长他们说:“我的病是轻是重,监狱应该清楚;病在我身上带着,我也知道病重到啥程度”。
回到周口监狱监舍,写了一份反映动态心电图仪安置异常的书面材料:“尊敬的周口监狱和监狱医院、三监区领导:昨天,也就是2013年5月17日,上午周口监狱几位干部带我到西华县人民医院(南区)看病,并安置了动态心电图仪,说今天上午取下。”但有两电子元件(LA,RA)却安置在胸部上方分别离索骨约1.5厘米和1厘米位置;另两电子元件安置在肋骨下方分别距离肋骨1.5厘米和0.5厘米位置,这与做常规心电图和我以前做的动态心电图时电子元件的安置位置明显不同,十分异常。如果周口监狱认为这是正常的安置,我希望监狱能对动态心电图仪的安置位置拍照固定,并向我亲属提供,以便核实,否则,很难让人信服这是正当的诊查;如果周口监狱仅仅为了得到几份掩盖我病情的虚假的诊查单据,我在此也无话可说。但事实谁也抹煞不了。此致。周口监狱三监区服刑人员:李博振。2013年5月18日。“2013年5月18日上午我把此书面材料交由杨区长转交给周口监狱的领导。不多时杨区长把我带到周口监狱医院门前的司法警察车旁时说:”谁问你的事谁落过。这次检查后把你往监狱一撂,就不再问(你的事)了。“随后李新臣、杨区长、刘建广带我到西华县人民医院去取下动态心电图仪和看病。车子驶出监狱后首先来到周口监狱管教楼北大门口停下,杨区长用手机联系拍相片的警官后说,这位拍相片的警官以前在监狱医院工作过,就是负责做心电图的,所以对心电图很内行,可以让他看一下动态心电图仪的安置是否有问题。”拍相片的警官来到后,看了看我胸前的动态心电图仪说没问题。我坚持说让他们拍相片转给亲属,他们就让我站在司法警车右侧(车头朝东),背对着警车面朝南方,打开手铐,敞开衣服,在胸部正前方拍了一张相片,我提示说应把面部照上,并要求在我胸部左前方又拍了一张照片。拍过两张相片后,杨区长用生气的语气说:“他不相信还给他看个啥(病)!走!回去!”我知道,他们串通医院以制造虚假诊断来掩盖我病情的行径早已明显,去与不去对我来说都没有什么意义,所以心里很淡定,没有作出表态,而顺其自然,但他们还是驱车将我带到了西华县人民医院南院区。
来到心电图室,给我安置动态心电图仪的那位医生把仪器取下,将其存储卡联入电脑,并问我出现了多少次早搏。带上动态心电图仪后,除掉处于睡眠状态的时间外,较明显重的早搏出现了两次,较轻的也出现了数次,因带上动态心电图仪后三监区批准了我一天假,在楼上监舍休息,较少活动,且提前一天服用了监狱医院给我开的调节心脏的药,所以出现早搏的次数比平时少得多。因恐怕李新臣他们串通医生利用我提供的信息造假心电图,所以当时我没有回答医生这个打探性的问题,只是站在电脑旁边想亲眼看看电脑输出的动态心电图仪检测的原始结果。但李新臣却让刘建广把我带出心电图室,并关上了心电图室的门。我和刘建广便坐在心电图室门口对面的长条椅子上等,当时抬头还看到心电图室门西旁的标示牌上写着“在做心电图之前36小时禁止服用调节心脏节率的药物”的提示,我这才明白为什么杨区长在外诊的前一天——2013年5月16日主动提出带我去监狱医院拿药。约过了五十分钟左右,李新臣和杨区长打开心电图室的门,带着检查报告单等走了出来。
李新臣他们又把我带到那位老医生的诊室。老医生看过心脏彩超报告单、常规心电图和动态心电图后转向李新臣他们提出让做一种检查,但先后说了两遍李新臣他们都装作没听见,不吭声。李新臣还向老医生提出要求开具诊断证明。当时我也略看了一下检查报告单,心脏彩超报告单只是对心脏的部分结构的厚度、大小有说明,对心功能和心肌功能状态等没有作出说明,对于心脏三尖瓣部位也写着“无反流,”这与先前做的彩超说三尖瓣部位存在反流这一情况不相符的;动态心电图对于房性早搏和室性早搏的次数均记录为“0”,这也是违背事实的。在诊断证明上老医生写了“心脏神经官能症”等三个方面的内容,仍属于未确诊状态,这也反映出老医生与周口监狱串通一气但又担心承担责任的矛盾和复杂心里。最后老医生向李新臣他们说让另一位医生开药方,于是李新臣他们把我带出了老医生的诊室。走到医院的正对着东大门的一座楼房(可能是门诊楼)北边时,李新臣只身上了楼,其他人都在下面等。不多时李新臣回来说,医院开的药方上面的药在监狱医院都有,所以没有拿药。随后他们把我带回了监狱。就这样,周口监狱名义上对我进行的外诊,实则是以周口监狱串通西华县人民医院假造三份掩盖我严重病情的检查单、一份伪病历和一份伪诊断证明而告终。
以上事实充分说明,周口监狱是铁了心的以在我心脏等方面的重病问题上拖延、掩盖或借机加害等方式来对我迫害,因此,自2013年5月的外诊之后,我只能在患感冒、关节疼痛等小病时到监狱医院或三监区的犯医那里拿些药,对于心脏方面的重病,我也只能在病痛的折磨中劳动“改造”着。
2013年5月18日和19日周口监狱组织全监狱的服刑人员观看了《平原监狱纪实片,三监区的警官还要求三监区的所有服刑人员必须写出观后感上交三监区,我便根据事实写下了《平原监狱纪实片观后感》:“2013年5月18日和19日周口监狱组织服刑人员观看了平原监狱的纪实片,在观看过程中,我一次次地被雷指导员那对服刑人员无微不致的人性化关怀和无私奉献精神感动着。但想想自2011年以来我和父亲的遭遇,因依法正常信访,在没有任何违法违规行为的情况下,被宁陵县司法机关等公然造假案报复和迫害,如今写的申诉材料周口监狱却拒绝转给亲属,非法剥夺我们申诉维权;身体患重病也得不到正当的诊疗,还被造假病历掩盖病情,拖延及时治疗,凡种种种无不激人悲叹:我们身边如果能有一位如此匡扶正义的雷指导员那该多好啊!社会是由我们无数个体组成的,如果都向雷指导员学习,依法履职,支持正义,以人性化的切实行动取代人性化的标榜;以默默的人性化付出取代不绝于耳的讨要感恩,我们这个社会才能处处使正义得以伸张,使人间真情得以永存,充满大爱!”我和其他服刑人员把各自的观后感上交三监区后,三监区干部也没有作出任何评价和反应。2013年下半年约8月份,周口监狱通知服刑人员,如果患了重病就书面上报,我也就心脏方面严重病情写了《病症申报》,除说明自己的患病史和当前病情症状之外,我还指出周口监狱非法造假病历掩盖我严重病情的事实,并提出“希望周口监狱能改换以往的错误做法,“但我把《病症申报》上交后,周口监狱和三监区的警官也没有做出任何反映。2014年8月25日晚上。三监区的犯医梁剑峰到我所在的303监舍,要求我把自己的病情症状写下来交给他,当晚我自己的病情症状写好后转交给了梁剑峰。8月26日上午三监区领导张少中到车间的定位台通知我到裁剪房的梁剑峰那里签名后去监狱医院看病,我找到梁剑峰后,梁剑峰拿出一张就诊审批表,让我在病情症状空白的一栏先签名,我拒签后梁剑峰就到一分监区办公室请示,回来后梁剑峰又拿出那张审批表让我签名,我见就诊审批表的病情症状一栏关于我心脏方面的症状仅写了“胸闷”两个字,但我8月25日晚上交给梁剑峰的手写的病情症状明确提出了心脏常发生早搏,一站一蹲或吸气、说笑等也常会发生早搏等症状,而梁剑峰断章取义地仅写“胸闷”两个字是与实际病情症状根本不符的,且还会被医院利用来强加“心脏神经官能症”的病名,所以我仍然拒绝签名。梁剑峰再次进办公室报告后,三监区领导张少中把我传到一分监区办公室问我为什么不签名,我把8月25日晚我已把书写的病情症状交给了梁剑峰,但现在关于我心脏方面他却违背事实且断章取义地仅写了“胸闷”两个字,以及周口监狱一再造假病历掩盖我严重病情等情况,”详细地作了解释。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是否原创?
图片宽度 (为了图片显示美观易看)
关键词: (关键词会和以前发言的标题对比,帮助连接11条相关文章) 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投诉举报 主页
博讯热点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