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坛社区精选发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博讯文坛(博客)更新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一只“蝴蝶” 可以改变一个世界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博讯论坛 主页

送交者: 一枝黄花 于 北京时间 09/14/2016 () [累积4390分 给一枝黄花发悄悄话]

主题:一只“蝴蝶” 可以改变一个世界

[博讯论坛] 一只“蝴蝶” 可以改变一个世界
在中国清朝最后的落日里,秋瑾被杀绝对是一个大事件。不是说,清廷杀害秋瑾技术难度有多大,涉及的面有多广,事实上,清政权最喜欢制造政治犯,杀的人比黄河的沙子还多,草菅人命早已是一种习惯。这里所说的“大”,是指这个事件激起的强烈反应出乎统治者的意料。
  从清廷这方面来看,他们自然会觉得有一千个理由处死秋瑾。秋瑾在日本留学期间即加入三合会,积极从事革命宣传,反满言辞无比激烈。1905年6月,她又在上海正式加入以暗杀清廷官员为重要目标的光复会。1907年初担任大通学堂的监督(校长)期间,购买枪械,组织学生训练,还与徐锡麟密谋7月初在浙江、安徽两地共同起义。按照清律,哪一样都足以砍头。他们只是没有想到,以前那个他们可以随意杀人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在皇权政治下,处理其他案子,官员可能七嘴八舌,但处理政治案历来是上下一心的。因为官员是一个利益共同体,政治犯们想改变现状,也就等于改变某种利益格局,它会让每个官员都产生危机感。而在秋瑾案中,负有“守土”之责的山阴县令李钟岳却千方百计想保护秋瑾,他先是在执行上级抓捕秋瑾的命令时磨磨蹭蹭,意欲让秋瑾师生逃走。不得已搜查秋瑾罪证时,他事先问明秋瑾住处,故意不查抄秋瑾所居小楼。秋瑾被捕后,他奉命提审秋瑾,稍加讯问之后,他便令文案将程毅等7人带到公堂审问,自己破例设座请秋瑾坐于椅上,还拿来食物招待秋瑾。两人对谈一阵,李钟岳让人取来纸笔给秋瑾以作笔供,秋瑾在纸上写下“秋风秋雨愁煞人”之后不肯再写,李钟岳也不勉强。有人将此事密报绍兴知府贵福,贵福大怒,责问李钟岳“为何不用刑罚,反而待若上宾?”李钟岳答:“均系读书人,且秋瑾又系一女子,证据不足,碍难用刑。”当日深夜,贵福收到浙江巡抚手谕,要求立即斩杀秋瑾。贵福召见李钟岳,让其执行。李钟岳据理力争:“供证两无,安能杀人?”贵福厉声训斥道:“此系抚宪之命,孰敢不遵?今日之事,杀,在君;宥,在君。请好自为之,毋令后世诮君为德不卒也。”李钟岳知道此事无可挽回,不得不到狱中将秋瑾提出,他对秋瑾说:“余位卑言轻,愧无力成全,然死汝非吾意,幸谅之也。”说完潸然泪下。接着李钟岳又问秋瑾有何要求,秋瑾与之相约:一,准写家书与亲友诀别;二,临刑不脱衣物;三,勿以首级示众。除了第一条因为时间上来不及,不好同意,其余两条李钟岳都痛快地答应了。
  在对待像秋瑾的问题上,官员内部出现了分裂,民众更以自己的方式表达了对革命的同情与支持。李钟岳因“庇护女犯罪”被革职,绍兴百姓数百人乘船送至距城30里的柯桥,恋恋不舍。这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李钟岳在山阴为县令时廉洁自律、珍惜民力,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他千方百计保护秋瑾。秋瑾遇害后,她的结拜姐妹吴芝瑛、徐自华不顾个人安危,将其义葬在杭州西湖西泠桥畔,并立碑纪念。吴芝瑛还在上海寓所万柳堂建悲秋阁,供奉秋瑾遗像,并写下两副挽联:“叛家庭,反清满,一腔血,一身胆,雪剑鸟枪侬革命;埋侠骨,送英灵,一坯土,一把泪,斜风冷雨我悲秋。”“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志未酬,香已消,秋风秋雨山阴道;义结金兰,情同手足,妹荣归,姐耻在,切齿切骨万柳堂。”吴芝瑛的行为自然会被清廷的奴才们视为大逆不道,御史常徵就上奏朝廷要求惩办吴、徐。不久,清廷果然下旨:平墓毁碑,拿办吴、徐。清廷此举早年别人也许觉得天经地义,这次却引起轩然大波。民间物议沸腾,苏浙一些人士则纷纷上书为吴、徐辩护,指出“朝廷律令,固无不许掩葬罪骸者”。与吴芝瑛有过交往的美国友人麦美德女士也为之抱不平。当时清廷正准备欢迎美舰访华,特地制作了数千个银杯作为礼品,1908年10月20日,麦美德在天津出版的英文报纸《泰晤士报》上发表文章说:现在清廷正促使“一个仗义女子由病院而入牢狱待死,尊重女权的美国军官是不会收受纪念银杯的”,文章还配上了吴芝瑛的大幅照片。迫于中外舆论巨大的压力,清廷被迫收回成命。
  气象学和心理学有个原理叫蝴蝶效应。经典阐释是:“一只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意思是在一个动力系统中,初始条件下微小的变化,能带动整个系统长期的、巨大的连锁反应。秋瑾案也是这样。秋瑾被杀之前李钟岳据理力争,被杀之后老百姓以支持李钟岳、吴芝瑛、徐自华等人的方式对清政府“不依不饶”,都鲜明地反映了民心向背,民心向背使毫无人权观念的清廷生出了恐惧之心。
  仔细想来,秋瑾一案之所以激起民心的“蝴蝶效应”,原因只有一个:底层民众(包括个别有良知的基层官员)受清廷的窝囊气实在太久了,人心已经思变。清政府丧权辱国,每订一个国际条约,就要让底层民众多坠一次生活的地狱,而皇家统治者又不甘心自愿退出历史舞台,连温和的变法都推三阻四,在底层民众看来,秋瑾主张革命也在情理之中。底层民众也许未必个个有秋瑾舍生取义的胆量,但他们却可以在秋瑾精神的感召下,说一些平时不敢说的话,做一些过去不敢做的事情。
  一只蝴蝶可以改变一个世界,那些动辄以权势压人者又有几人懂得这个浅显的道理呢?

一枝黄花 最近发言:
  • 养生警惕:最易被误诊的5种疾病
  • 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成就 “活摘器官”谣言侮辱捐献者奉献精神
  • 社评:造中国“活摘器官”谣,倒像丢心缺肺
  • 《大屠杀》作者葛特曼竟是美国特工
  • 《大屠杀》作者葛特曼竟是美国特工
  • 中国在西沙又一大岛现世:礁盘面积将扩十倍
  • 林荣基女友哭诉:他不像个男人 也糟蹋了香港男人形象
  • 林荣基女友哭诉“被骗感情代寄禁书”
  • “包装”出来的神韵
  • 写在奥运火炬来到难民营







  •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是否原创?
    图片宽度 (为了图片显示美观易看)
    关键词: (关键词会和以前发言的标题对比,帮助连接11条相关文章) 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博讯论坛 主页
    博讯热点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