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坛社区精选发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博讯文坛(博客)更新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博讯论坛 主页

送交者: 一枝黄花 于 北京时间 09/29/2016 () [累积4530分 给一枝黄花发悄悄话]

主题:“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博讯论坛] “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亚甫泉被土耳其警方逮捕

近日,一个名为“EnverEnver Karakas”的“脸谱”账号发布消息称,常年躲藏在土耳其的“东伊运”恐怖组织头目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后简称亚甫泉)已于8月31日被土耳其警方逮捕,该账号声称,土耳其警方逮捕亚甫泉“是迫于中方压力”。
亚甫泉被捕的消息传出后,境外“东突”势力反应强烈,纷纷发表言论向土耳其政府施压,并鼓吹“立即采取行动”。笔者从前方知情人士处获悉,9月2日,土耳其“东突教育与互助协会”组织头目黑达依吐拉·乌谷孜汗网罗一批人员在中国驻伊斯坦布尔领馆和伊斯坦布尔警察总署前搞示威游行,并拉拢其他国家“东突”势力煽动“联手营救”。
与此同时,“世维会”头目帕尔哈提·买买提等人9月2日在“脸谱”发布亚甫泉简历,呼吁土政府立即释放亚甫泉。“东伊运”恐怖组织更是担心自己的势力可能会被“连根铲除”。
这则消息的中心人物亚甫泉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他的被捕让境外“东突”恐怖势力如此恐慌?
头号“东突”恐怖分子
2003年12月,中国公安部公布了第一批认定的“东突”恐怖分子名单,在名单上,排在亚甫泉之前的有四人,分别是艾山·买合苏木、买买提明·艾孜来提、多里坤·艾沙和阿不都吉力力·卡拉卡西。
根据此前港媒的报道,这些人中有的已经死亡,有的人淡出运动,“换句话说,现在仍活跃的亚甫泉,可能是头号‘东突恐怖分子’”。近年来,亚甫泉在境外成立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暴恐组织(即“东伊运”),主张通过“圣战”在新疆建立“东突厥斯坦国”,他在阿富汗等国建立训练基地,不断培训恐怖分子,组织策划了一系列在中国境内的暴恐事件。2003年12月,国际刑警组织对其发布红色通缉令。
笔者查阅相关资料获悉,1958年生人的亚甫泉15岁时曾因盗窃枪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出狱后不断组织策划恐怖犯罪行为,并于1997年以揭换照片的方式,持名为“吐尔逊·胡达拜尔地”的假护照从福建厦门高崎口岸偷渡到沙特。
非法出境后,亚甫泉于1997年4月与艾山·买合苏木等人在巴基斯坦伊斯兰堡“喀什会馆”成立了恐怖组织“东突伊斯兰党”(后改名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该组织于2003年被联合国1267委员会列入制裁名单。当时,艾山·买合苏木当选为该组织的“艾米尔”,亚甫泉当选为“副艾米尔”(副主席)。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反恐研究中心主任李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亚甫泉算是“东伊运”的创始人,在土耳其的“东突”势力中是一个关键角色,所以,境外的“东突”势力对这样一个骨干被捕肯定感到非常不满,声称要采取“营救”活动也是不足为奇的。
在境外支持“东突”恐怖分子进入中国实施恐怖行动
偷渡成功令亚甫泉的行为更加猖獗,1998年以来,亚甫泉先后派遣多名境外“东伊运”恐怖分子潜入中国伺机实施恐怖破坏活动。
笔者从权威途径了解到,后来被捕的“东伊运”骨干吾不力卡斯木(化名)曾透露,自己于1997年12月被艾山·买合苏木和亚甫泉派遣入境,并收到汇来的活动经费2万美元,用于购买通讯工具和制爆原料。随后,在各地召集多人进行制爆试爆、拆卸武器、射击等训练。“在此期间,我们一直与境外的艾山·买合苏木和亚甫泉等人保持联系,并按照他们的指挥进行活动”。
笔者注意到,亚甫泉很注重从偷渡者中“选拔”入境中国实施暴恐行动的人员。根据“东伊运”暴恐分子阿布都热合曼(化名)的交待,2011年9月他抵达土耳其后,曾在餐厅、果园等场所打工,期间,亚甫泉频繁向其宣扬“圣战”,并拉拢其参加“东伊运”。2011年12月,在亚甫泉的安排下,阿布都热合曼拿着亚甫泉给他的220美元经阿富汗喀布尔前往巴基斯坦部落区参加“东伊运”,接受武装训练。2012年6月,亚甫泉安排他返回中国,并向其布置了在中国境内组织实施恐怖活动的任务,然而,他刚从中国香港进入深圳即被警方抓获。
同样经历的还有阿不都艾尼(化名),2012年5月,他为参加“东伊运”进行“圣战”从埃及到了土耳其,在伊斯坦布尔与亚甫泉相识。亚甫泉要求他到阿富汗学习各种制爆技术和枪支使用技术,然后返回中国进行“圣战”,并向其提供4000美元经费。2013年,阿不都艾尼从伊斯坦布尔乘机前往北京,不久即被警方抓获。
“通过境外策划、训练和指挥,派遣人员回到中国进行暴恐犯罪,并不是亚甫泉的首创”,李伟说,其实土耳其一直是境外“东突”恐怖分子活跃的中枢区域,“我们知道,近年来国内一些‘东突’恐怖分子不断偷渡出境,通过南亚、东南亚在土耳其集合,从土耳其去叙利亚、东南亚进行训练,再潜回国内从事暴恐活动,这种做法跟国际恐怖势力有相似之处”。
“如果美西方国家暗中将‘伊斯兰国’引向中国就更好了”
笔者注意到,除了在幕后指挥策划恐怖活动,亚甫泉近年来还热衷于利用互联网传播恐怖、极端主义内容音视频。这些音视频无不极力宣扬仇恨,为暴恐犯罪行为张目。
2013年10月28日,天安门金水桥边发生恐怖分子驾车冲撞致人伤亡的暴恐案件,当年11月1日,亚甫泉通过“独立电台”和“Youtube”网站发表讲话,声称要向袭击北京天安门的“圣战”者学习,鼓动所有“东突厥斯坦”人向中国政府开展“圣战”,“没有别的出路。”
2014年5月23日,亚甫泉通过“独立电台”网站针对乌鲁木齐“5·22”严重暴力恐怖案件做“圣战”动员并发表演讲,他在视频中说:“希望‘东突’百姓的反抗对象直接对准‘东突’境内的汉人和中国政权机构,想法设法在‘东突’境内行动”!
同为暴恐组织,虽然亚甫泉在此前接受采访时表示“‘东伊运’的目标不是加入IS”,但他在网络上的言论却让人无法不将其与IS相联系。2015年4月17日,亚甫泉通过“独立视频网”发表题为“‘伊拉克沙姆伊斯兰国’会不会进入‘东突厥斯坦’”的煽动性视频,他竟然声称:“如果美西方国家暗中将‘伊斯兰国’引向中国那样就更好了”,“盼望‘伊斯兰国’进入‘东突厥斯坦’”。
“亚甫泉表示自己跟其他恐怖势力不是一路,其实只是他对外宣传的一个手法。”李伟表示,境外的一些“东突”暴恐分子除了自身的特点之外,与一些国际恐怖势力联系非常紧密。
8月30日,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大使馆遭自杀式汽车炸弹袭击。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吉尔吉斯斯坦国家安全委员会称,自杀者就是按照活跃在叙利亚、与“努斯拉阵线”组织(已更名为“征服阵线”,JFS)有染的维吾尔恐怖组织的命令,实施了对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的恐怖袭击。
这种勾连并不是偶然的。港媒在2015年报道称,2011年,拉登被杀死后,“基地”组织运作能力江河日下。从2012年开始,就有“东伊运”恐怖分子从阿富汗转移到“基地”组织的“努斯拉阵线”。日本中央大学讲师水谷尚子曾在调查后称,近年不少“东突”恐怖分子途径土耳其南部进入叙利亚进行为期5个月的军事训练,这些训练与新兵入伍训练差不多,“只是有人教他们用阿拉伯语吟唱以提升士气”。
对于“东突”恐怖分子与其他恐怖势力的勾结,亚甫泉曾这样对媒体炫耀:“我只能说在叙利亚的人数足以开战,有人说有两千人,但我知道比这个数目多”。
“目前中国面临的恐怖威胁主要分两种,一个是‘东突’自身的活动,另外一个就是‘东突’与其他恐怖组织联手的活动。”李伟表示,对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的恐怖袭击就是后者的典型案例,这个事件背后,很多从中亚到西亚的恐怖势力都对“东突”分子提供了援助。
专家:希望中土能合作引渡亚甫泉回国
从亚甫泉被捕,到现在已近一个月,“东突”势力对土耳其政府施加压力的情况也一直存在,土耳其会不会受这些声音的影响?李伟表示,亚甫泉被逮捕是符合土耳其相关法律的,土耳其受到的压力并不只是来自于“东突”势力,也来自其国内一些与“东突”关系比较密切的极端组织。
对于一些势力声称亚甫泉被捕是由于“中国向土耳其施压”的结果,李伟认为,土耳其还是从自身的国家安全利益出发来行动的,“我们看到,近年来土耳其境内的安全稳定形势日益恶化,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之一就是内外恐怖势力的威胁,所以土耳其也不能容忍自己国家成为国际恐怖分子滞留的‘乐园’”。
“尽管土耳其方面存在压力,中国还是希望和土耳其加强反恐合作,能够将亚甫泉引渡回国”,李伟表示,这种司法合作是双方反恐合作中非常关键的一个环节。


一枝黄花 最近发言:
  • 房价暴涨,如何走出周期性疯狂?
  • 古人饮茶讲“三得”:得趣 得神与得味
  • 古代“仁民而爱物”思想的现实意义
  • 百灵杯决赛次局柯洁迟到 陈耀烨完胜拿到赛点
  • 揭秘:乾隆为何把资质平庸的嘉庆定为接班人?
  • 这些所谓生活禁忌,既不科学,也不经济
  • 一只“蝴蝶” 可以改变一个世界
  • 养生警惕:最易被误诊的5种疾病
  • 中外专家肯定中国器官移植改革成就 “活摘器官”谣言侮辱捐献者奉献精神
  • 社评:造中国“活摘器官”谣,倒像丢心缺肺







  •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是否原创?
    图片宽度 (为了图片显示美观易看)
    关键词: (关键词会和以前发言的标题对比,帮助连接11条相关文章) 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博讯论坛 主页
    博讯热点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