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论坛社区精选发言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博讯文坛(博客)更新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

《起义报》:当代最丑陋的总统竞选暴露美国民主危机(1张图)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博讯论坛 主页

送交者: Huaren 于 北京时间 10/27/2016 () [累积8650分 给Huaren发悄悄话]

主题:《起义报》:当代最丑陋的总统竞选暴露美国民主危机(1张图)

[博讯论坛] 《起义报》:当代最丑陋的总统竞选暴露美国民主危机


为什么这么多美国人支持像唐纳德·特朗普这样的总统候选人?最大的秘密不能缩小到认为所有的人都是种族主义者和反对移民的人。造成对这个权贵(特朗普)的支持也许与对更有名和预想不到的伯尼·桑德斯(原民主党预备总统候选人)现象的支持出自同样的原因,这就是在“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口号中所总结的某种内容:1%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绑架了美国的制度,让其余99%的人遭受其后果。
“制度已经做出巧妙安排”不是一句新话,尽管在这场选举中不论是伯尼·桑德斯,还是唐纳德·特朗普都经常不断地重复这句话—说法有所不同--正是因为这一点,他们在数百万人中间产生了回应;大多数人已经不信任总统候选人,不信任国会,不信任大部分政党的机构,对经济机构更不信任。
在最近一段时间里,这是“占领华尔街”运动、关于气候变化运动和“黑人命也是命”组织发出的信息的本质。实际上在这里也出现了当年将贝拉克·奥巴马推向总统职位的选举做出的回答。美国的大多数公众舆论以不同的方式表达了他们认为这个制度“对大多数人不起作用”的思想。
这反映出垄断着选举民主的两个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遭到大多数民众的拒绝,这是空前的事情。根据ABC News 最近的调查,66%的美国人以不利的方式对待特朗普,对希拉里·克林顿这一比例为53%。更有甚者,登记的选民中只有34%相信特朗普或希拉里是“诚实的和可信的”。两者之间的争夺被认为是“一次谁更少坏一点的竞赛”。
同时,民意调查也反映出选民对国会机构高度或足够信任的只有9%,根据盖洛普最近的调查,国会是美国国内受到民众谴责最多的机构。美国人民的三分之二认为国家走在一条错误的道路上。
本月对登记的选民的一次调查中,40%的受访者认为:“我已经对美国的民主失去信心”。网络调查公司“调查猴子”的调查结果和斯坦福的法律教授纳撒尼尔·佩尔西利的分析发表在《华盛顿邮报》上,指出只有31%的选民准备接受这场选举的最后结果是合法的;28%的选民表示将不会接受这场选举的结果。
美国民主号称为世界上“最古老的民主”和“历史上最伟大的民主”,但是现在总统候选人的政治辩论围绕着谎言、欺骗、候选人的个人行为进行,不用过多的分析,这表明是一种“惊人的腐烂”。
最令人惊奇的事情不是唐纳德·特朗普和也许是当代最丑陋的选举争夺的后果,而是美国的整个政治阶级允许特朗普到达白宫的前厅;这更多地说明他所属的这个政治阶级所受到的破坏。布鲁金斯研究所保守的罗伯特·卡甘的分析是深刻的,他认为共和党创造了一个“作法自毙的人”;这出现在推动反对移民、排外、反对妇女、反对同性恋和反对工会的年代,到最后寻求废除公民权利已经取得的进展,制造了一个如此强有力地破坏他的创造者的“魔鬼”。
马特·泰比在《滚石》杂志上描述特朗普之后美国共和党的结局时写道,“一个堕落的贵族第一个征兆是缺乏适合于‘王位’的候选人。在宽容的年代之后,统治家族变得软弱了,在同一个家族内通婚,显得孤零零的,对于推举‘国王’比任何人都更是假虔诚,更无能为力和显得孩子气”。所有这一切让民众感到做得过分了,他们面对一个企图代表选民却又抛弃广泛社会阶层的政治制度。值得反复指出的是,由于两大政党协同一致,它们从80年代至今实施的新自由主义政策在国家的一些地方造成了对整个阶层的破坏,导致财富集中,从1928年以来经济上的不平等更糟糕了,这在大萧条以前是少有的。
美国的广大阶层一直在遵循以下规则:工作、积蓄、照顾自己的孩子和支付他们的账目,但仍然处在越来越贫困的地位,感到他们的统治者已经抛弃了他们,致力于保护最富有的人,甚至是保护那些不按法律和规则出牌的人,比如银行家们。或者说“制度已经做出巧妙安排”。
面对这种情况,他们不仅不相信制度,而且不少人对制度的爆炸已经做好准备。因此,由于整个政治领导层包括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的揭露,对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的大型机构缺乏尊重,在特朗普的竞选活动中人们的愤怒是非常直观的。特朗普将这种情况与他反对移民(在特朗普的集会上衬衫上写有反对移民的口号:“他妈的,我们都满了。臭鼬,没有位置了。”)和排外的讲话相结合,这是旧有的法西斯主义的传统。
伯尼·桑德斯的批评指向同样的事情,但是采用一种进步和包容的视角,也引起一个空前支持新出现的候选人的浪潮。这两个人的竞选都收到一种特别的反响,正是因为他们触及到了根本的问题:广大的选民阶层和公民感到被他们的统治者和制度背叛了,而广大的公民是这个制度的一部分。
但是,民众的这种愤怒没有通过投票箱去体现,以创造一种制度的民主变革,而是被如此极端和令人忧伤和野蛮的少数候选人引向邪路。现在这一切都成了合理的甚至是进步的了。面对特朗普的威胁,他们可能被迫将选票投给“机构的女王”希拉里·克林顿。
或者说,面对这场政治危机,他们必须以某种方式拯救这个制度本身。在人们所称呼的“民主”的问题上,将不会重新产生(对制度的)信任。

(魏文编译)


Huaren 最近发言:
  • 战略误判酿祸 日菲联手制中酿祸(1张图)





  • 所有跟贴:


    加跟贴

    笔名: 密码: 是否原创?
    图片宽度 (为了图片显示美观易看)
    关键词: (关键词会和以前发言的标题对比,帮助连接11条相关文章) 笔名请按这里

    标题:

    内容:

    URL(可选项):
    URL标题(可选项):


    所有跟贴 - 加跟贴 - 博讯论坛 主页
    博讯热点
    [an error occurred while processing this directive]